追夢小說網—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!

你的位置: 首頁 > 小說庫 > 重生 > 相思不勝愁
《相思不勝愁》姚莫婉夜君清小說在線閱讀

相思不勝愁曉云

主角:姚莫婉夜君清
主角是姚莫婉夜君清的小說叫做《相思不勝愁》,這本小說的作者是曉云寫的一本穿越架空小說,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小說精彩段落試讀:她看似癡傻,卻遇神殺神,遇佛弒佛,扮豬吃老虎!除了狠毒嫡母,宰了蛇蝎嫡姐,嚇傻了無情父親,氣死了腹黑皇帝。終于可以逍遙離開,后面卻跟了一堆癡情美男,這么多尾巴,怎么甩掉啊!...
狀態:已完結 時間:2019-01-21 18:24:59
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

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

  • 章節預覽

客棧二樓房間內,汀月瞪大眼珠兒直直看著忙來忙去的姚莫婉,終是忍不住開口

“三小姐……你怎么會?”

“我怎么會這么清醒,是不是?虧得在怡香院走了一遭,腦子撞好了,不過能保住清白,還多虧了劉醒。汀月,是誰把你打成這樣?你為什么害怕高嬤嬤看到我?如果我沒記錯,高嬤嬤是本……是姐姐自宮中選出來專門伺候母親的!”姚莫婉面色沉凝,質疑道。

“好了?好了就好!嗚嗚……好了就好!小姐,你不能再回姚相府了!宮中傳來消息,大小姐出事了,現在怕已經……高嬤嬤是大小姐選的,卻是二小姐的心腹,這么些年,高嬤嬤一直依著大夫人的吩咐,在二夫人的湯藥里下毒!昨晚奴婢無意間撞見高嬤嬤朝二夫人的碗里灑了好多黑色粉末,才被她綁起來關進柴房的,她還說已經將小姐送入青樓,奴婢一時氣急,狠狠撞了她,她就將奴婢懸起來……小姐,我們離開皇城吧,若被大夫人看到你,一定不會放過你的!”汀月悲戚低泣,哽咽敘述。

“高嬤嬤……月兒,我不能走!癡癡呆呆十幾年,我不曾為母親做過什么,如今母親慘死,身為女兒,若不能為她報仇,我便枉為人女,這里有一百兩銀票,莫婉謝你多年來對母親的照顧,你可以走了。”姚莫婉將銀票擱在汀月手里,肅然道。

看著手中銀票,汀月只怔了片刻,便將它搥回到姚莫婉手里。

“小姐不走,月兒也不走!二夫人對月兒有救命之恩,如今二夫人慘死,月兒自當為她報仇!月兒以后便跟著小姐,要生一起生,要死一起死!”汀月悲憤開口,信誓旦旦。

“我向你保證,我們不會死。”姚莫婉拉過汀月的手,清越的聲音透著讓人不容質疑的堅定。

“小姐,那我們現在怎么辦?回去向老爺揭發大夫人和高嬤嬤的惡行?”汀月仰起小臉,天真道。

“月兒,你記著,這個世上,我們不能倚仗任何人為我們出頭,想要報仇,就只能靠自己。”艷絕雙殊的容顏透著近似于冰冷的平淡,姚莫婉美眸微凜,繼而拉過汀月。

“我問你,這些年大夫人和父親的關系如何?”復仇的第一步,便是在姚相府立足,如果沒有姚相府為依托,她要如何再進皇宮!而以她現在的身份,想要再回姚相府,必須先得到姚震庭的庇佑。

“這個月兒不清楚,不過月兒知道一件事,那就是大夫人在外面養了個唱戲的,好像是云德戲班的當家小生,叫婁玉心。大夫人經常趁老爺上朝的空檔到云德樓私會婁玉心。這件事府上好些人都知道,千真萬確!”汀月篤定道。

“婁玉心……”姚莫婉桃唇闔動,眼底劃過一道精光。

“月兒,我現在還不能露面,你去幫我做兩件事,第一件,偷偷回相府找劉醒來見我。第二件……”姚莫婉俯身到汀月身側,喃喃細語,繼而將姚圖給她的所有銀票全數交到了汀月手里。

翌日辰時,姚圖按著平日的習慣走出府門,朝東側大道望去,未見姚震庭的轎子,便回頭囑咐兩側護院家丁

“聽說近日皇城來了些流荒的暴民,時不時出來哄搶東西,你們都睜大眼睛看仔細了,可別驚了老爺!”就在姚圖開口之際,忽然自拐角處跑來一個身著戲裝的男子。

“你是姚管家吧!不……不好了!姚夫人出事了!”男子滿頭大汗,雙手搥在膝蓋上,氣喘吁吁。

“你是誰?”姚圖目色微沉,警覺看向男子,狐疑問道。

“回姚管家,小的是唱戲的,姚夫人錢財外露,被那些暴民圍起來了,現在云德戲班那兒亂作一團,班主也控制不住,急著差我過府通報一聲,叫你們快去救人呢,那些暴民只認銀子,他們可不認什么相府夫人吶!”男子急聲催促。

姚圖聞聲,正欲問清楚,卻聽背后有聲音傳了過來。

“發生什么事了?”四人抬的轎子里,姚震庭以指挑開轎簾,冷聲問道。

“回老爺,這戲子說夫人在云德戲班聽戲時遇了意外,老奴這就差人手去救夫人!”姚圖據實稟報。

“多叫上幾個人,老夫要親自看看,到底是哪些不長眼的暴民,居然搶到老夫頭上了!”姚震庭冷嗤開口,旋即撩下轎簾。轎夫們自是領會其意,齊齊朝云德戲班而去,姚圖雖有疑惑,卻也來不及思慮,便急急叫上十幾個護院隨后跟了上去。

轎內,姚震庭單手撫弄墨綠色翡翠扳指,目色幽寒,今日早朝,他已證實昨日素鸞自宮中傳出的消息是真的,如今朝中王,謝,庾,桓四大家族虎視眈眈,后宮妃位中,這四家占了個全,原本自家女兒,一個貴為皇后,另一個是貴妃,他倒也有恃無恐,如今看來,姚府的榮衰全都要靠姚素鸞了,若非如此,他也不必非要走這一遭,刻意討好竇香蘭。

深巷內

劉醒帶著剛剛那位身著戲服的男子走了進來。

“事情都辦好了?”汀月狐疑看向劉醒。見劉醒點頭后,方才將手中剩余的銀票遞向男子。

“您放心,小的已將一整瓶催情藥全都倒進酒里,這會兒估摸著婁玉心與姚夫人正忘我的翻云覆雨,顛鸞倒鳳呢!平日里姚夫人與婁玉心私會,云德戲班上下都會退避三舍,找借口出去溜達,所以現在云德樓里就只有他們兩人,而且小的已將云德樓的鎖給打開了,還有……”男子還欲再說,卻被汀月打斷

“拿著這些,離開皇城,你該知道,若被相爺找著你,會是什么下場。”汀月好意提醒道。

“知道,知道。小的這就走!一刻鐘也不耽擱!”男子拿著銀票顛顛兒的走出巷子。

男子前腳離開,汀月與劉醒便匆匆回了客棧。

“汀月,我到現在還覺得是做夢一樣,三小姐真的變聰明了?”劉醒掃過人群,低聲開口,眼底卻透著掩飾不住的興奮。

“若不是三小姐設計這出戲,我也不相信,這次大夫人要倒霉了,真是大快人心!”汀月與劉醒說話間抄小路,直奔云德樓而去。

云德樓位于興華街東側,白天基本不開張,只有晚上才開始搭臺,姚圖到了云德樓便覺出事有蹊蹺,只是老爺已經來了,而且竇香蘭那跋扈的脾氣也讓他吃過不少苦,此時,他自是沒必要多管閑事。

“老爺,云德樓到了。”轎子落下,姚圖上前掀起轎簾,姚震庭抬頭看了眼左手邊的二層建筑,眉頭微皺,猶豫片刻后,還是走下轎來。

“不是說有暴民鬧事嗎?”姚震庭邁過轎桿走到云德樓前,狐疑問道。身側,姚圖下意識推了下云德樓的門,卻聽吱呀一聲,門竟沒有鎖。

姚震庭想也沒想的走了進去,姚圖正欲命護院跟上,卻在下一秒被姚震庭擋了下來。

“他們留在外面,你跟老夫進來!”姚震庭進門一刻,便隱約聽到竇香蘭肆意狂笑的聲音,遂攔下護院,只叫了姚圖一人。

走進云德樓,里面是內敞式建筑,入眼的除了一些桌椅板凳外,便是中間的戲臺,裝修尚算華麗。

“玉心……你有沒有想人家?”姚圖才一進來,便聽到竇香蘭發嗲的聲音自二樓傳了出來。

“老爺……”姚圖請示般看向姚震庭。

“你留在這兒,不許任何人進來。”姚震庭沉聲開口,雖面色無波,可眼睛里卻涌動著滔天駭浪。姚圖不語,默默守在門口。

此時,姚震庭已然邁著暴戾的步子一步步走上樓梯,那入耳的淫聲越發清晰。

“自然是想的,便是做夢都對香蘭你念念不忘,可惜玉心只是個戲子,配不得你的身份,要不然,玉心定會帶你遠走高飛,再也不偷偷摸摸…….”酒過三旬,包廂內婁玉心只覺渾身熱血沸騰,一把將竇香蘭拉進懷里,手掌迫不及待的揉搓著竇香蘭胸前呼之欲出的豐盈,口中說著違心的話。

“你這小心肝兒,說話就是討人喜歡,玉心,親我……”天雷勾地火,竇香蘭只覺心癢難奈,火熱的身體不時在婁玉心懷里扭蹭起來。

“玉心句句可昭日月……”婁玉心男生女相,粉面桃唇,倒也不失為一個美男子,此刻,婁玉心正肆無忌憚的拽下竇香蘭的外裳,雙唇狠狠吻著竇香蘭雪白的玉頸。因為催情藥的緣故,二人幾乎沒有過多的前奏,便直接進入主題。

“呃……玉心,快點,喔—”竇香蘭被婁玉心挑逗的意亂情迷,發髻凌亂著披散下來,雙手游走在婁玉心有力性感的軀體上,甚是歡愉。

竇香蘭的聲音加之體內的催情藥,使得婁玉心似打了雞血般猛抓起竇香蘭的玉腿,奮力沖刺。

透過包廂的縫隙,姚震庭將眼前的旖旎春色盡收眼底,深沉的眸閃爍著嗜血的赤紅,額頭青筋暴起,雙手在袖內攥成拳頭,翡翠扳指兒咯的手指生疼姚震庭卻不為所動,此時此刻,他當真想沖進去要了這對狗男女的命,可是,他忍住了。

姚震庭薄唇緊抿,身體因為憤怒愈漸顫抖,‘咔嚓’一聲,扳指兒斷裂摔在地上的聲音絲毫沒影響包廂內兩個激情澎湃的身影。驀地,姚震庭陡然轉身,一步步退離包廂,腳步異常沉重的走了下來。

“老爺……”見姚震庭臉色煞白,姚圖憂心上前。

“今天的事不準泄露一字,走。”低戈的聲音帶著刺骨的寒意,姚震庭冷聲吩咐,先一步走出云德樓,姚圖下意識瞥了眼二樓包廂,眉毛微挑了兩下,便急急跟了出去。

    1. 玄幻小說

      追夢小說網玄幻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玄幻小說大全,打造玄幻小說排行榜,您可以方便的進行玄幻小說免費閱讀。看玄幻小說,就上追夢小說網。

    1. 仙俠小說

      追夢小說網仙俠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仙俠小說大全,打造仙俠小說排行榜,您可以方便的進行仙俠小說免費閱讀。看仙俠小說,就上追夢小說網。

    1. 民國小說

      追夢小說網民國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民國小說大全,打造民國小說排行榜,您可以方便的進行民國小說免費閱讀。看民國小說,就上追夢小說網。

    1. 歡喜冤家小說

      追夢小說網歡喜冤家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歡喜冤家小說大全,打造歡喜冤家小說排行榜,您可以方便的進行歡喜冤家小說免費閱讀。看歡喜冤家小說,就上追夢小說網。

    書友評價

    編輯推薦

    熱門小說

    2o选五走势图